• 灵宝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半路婚情秦家小甜妻秦墨川夏蝉儿-半路婚情秦家小甜妻小说阅读

2020-06-28 18:50:07  来源:灵宝资讯网
    半路婚情:秦家小甜妻第4章聊到床上去了

    只不过事实证明,这可能是她生平最糟心的一次救人。

    夏蝉儿打了车一路狂奔到保利酒店,到门口付了钱就急冲冲下车了,不是司机师傅后面追上来送行李,她差点忘了还拖了个大箱子。

    一进酒店大厅,就看着接待来宾的吧台前面,程兰散乱着头发,穿着毛绒绒的卡通睡衣,窝在吧台的高凳上刷卡。

    夏蝉儿放了箱子,悄悄从背后抄过去,确定了是程兰无疑,“姑娘能不能梳好头发再出来?”

    程兰一转头就看见一脸憔悴面带急色的夏蝉儿,抚了抚胸口:“属猫的啊,走路都没声音”顺带摸了摸一头乱发,夏蝉儿怎么知道她没梳头。

    “你一直在那划拉卡,当然听不到声音。”

    夏蝉儿一提醒,程兰这才想起来自己叫她过来的目的,“蝉儿,好蝉儿。”

    看着笑的一脸贼兮兮的程兰,夏蝉儿直觉就没好事,“有事说事啊。”

    “哦。我没钱了。”

    夏蝉儿惊的瞪大了眼睛,A市数一数二家族企业的千金小姐,竟然会没钱,“你不是耍我吧,程兰。”

    白富美这三个字刚出现的时候,夏蝉儿直觉这就是为程兰量身打造的,她就是最标准的白、富、美。没啥别的工作,没啥发愁的事情,工作就是吃喝玩乐,发愁的可能就是这么多钱怎么花吧。

    妥妥儿的白富美会欠酒店房费?

    “小姐,您朋友的房费欠了三天了,您看”吧台的接待适时的插了一句,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眼色的接待。

    听了接待的话,夏蝉儿二话没说翻出一张卡,“结了之后再续三天。”

    这才缓过神程兰的救人救火竟然是欠了酒店的房费,夏蝉儿连连摇头,她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不过正好到酒店了,程兰也在这,她就先在这里住下吧,那个乌烟瘴气的家,她是一点都不想回去。

    这次换程兰睁大了眼睛,“夏蝉儿你什么情况。”瞟了眼夏蝉儿身后巨大的行李箱,一副了然的样子,“你该不会是离家出走吧。”

    “小孩子别多嘴。”夏蝉儿不想在公众场合讨论这个事情,四下看了看,还好没人。

    程兰非常听话的捂住了小嘴,拿人的手短,借人钱的听话点,她还是知道的。都怪他那个老爸,没事冻她的卡干嘛。

    跟着程兰到了她房间,夏蝉儿不禁头大起来。

    满地快餐盒子,床上的被子胡乱的团成一团,窗帘关着,屋里头光线很暗。看来程兰在这里呆了蛮长时间了。

    “程兰兰,你还能再干净一点吗?”夏蝉儿气的直说反话,还真是妥妥儿的千金小姐,离了佣人屋子都能睡成猪窝。

    程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所以要叫贤惠的夏蝉儿小姐过来,这样我就可以有干净的屋子住啦。”

    夏蝉儿无语。

    放下行李箱就开始收拾,程兰勤快的当她的小跟班。

    “所以蝉儿你真的是离家出走啊。”

    打扫的间隙,夏蝉儿断断续续告诉了程兰她的状况,这妞儿就来了这么一句。

    夏蝉儿作势就要拿手上还没叠好的被子扔她,“我不介意退房再找家酒店。”

    程兰赶紧涎着脸讨饶,她现在吃住全仗着夏蝉儿,还是没事少惹她为妙。

    没一会儿,酒店房间就恢复了原貌。

    两个闺蜜累的没话聊,程兰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夏蝉儿困意重重,撑着给林飞发了个微信,她出来很久了,他也不知道在干嘛。

    “去医院的事别忘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夏蝉儿迷迷瞪瞪睡着了。

    她是被尖厉的女声吵起来的。

    撑起来坐着,头昏沉沉的,耳边全是隔壁房间女人不可名状的哼哼哈哈,声音很大。很明显在做男女运动。

    夏蝉儿直觉头疼。

    瞥了眼旁边,空空如也,不见程兰。

    夏蝉儿正要喊她,就见头发乱糟糟的姑娘从浴室拿了浴霸头出来。

    “你干什么?”夏蝉儿惊了一跳。

    “简直忍无可忍!隔壁那对太过分了!一大早他们就开始了,忍着没说他们,这深更半夜的还在做,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程兰说着拿着浴霸头朝着墙壁咚咚咚狠狠敲了几下。

    那边房间瞬间安静下来。

    这份安静维持了都没一分钟,那女人一声比一声高亢,好像示威一样叫的更响亮了。

    “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她是有多饥渴啊!”

    程兰顺手照着墙壁又是几下,眉头攥成了疙瘩,“最讨厌这种没有公德心的了!”

    程兰虽说是大小姐,但是心地善良,不然夏蝉儿也不可能跟她是好朋友,但她比夏蝉儿性子野,做事风格更加泼辣。

    识相的最好是不要惹她。这妞儿大小姐脾气犯上来,也是有够对方受的。

    夏蝉儿本来是劝程兰忍忍算了的,看着姑娘不胜其扰扛着浴霸都出来了,耳边那一声高过一声女人的叫声刺的她浑身起鸡皮疙瘩,也就由着程兰去了,不想她这招还挺管用。

    房间重新归于寂静。这次那边似乎是消停了。

    本来以为能睡个好觉了,两个人刚躺下。

    咚咚咚,她们的房门被敲的震天响。

    程兰跟夏蝉儿对视了一眼,她住在床外侧,披了件衣服就气势汹汹出去了,夏蝉儿没来及的拉住。

    程兰边开门嘴里还嘟囔着,“大半夜的扰民他们还有理了!”

    夏蝉儿干脆安安分分躲在床上,程兰发起飙来,最好还是不要劝了。她还是乖乖待在这儿看程兰兰给小年轻上上课吧,也确实是,没公德心了。

    程兰一把拉开了房门,还没看清来人,刚刚那个尖厉的女音就火气冲天的骂了一句,“丫的什么意思啊你!”

    这一声吸引了夏蝉儿的注意,当她望向那个姑娘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长长的微卷的头发披散在一款男士长袖衫上,只中间系住了一个扣子,镂空裸露的蕾丝内衣,包不住呼之欲出的两团

    夏蝉儿不敢置信的再看了一眼女人的长相,瞬间愣住。

    是张霏霏。


    木漆 http://wap.chenyang.com/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