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宝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豪门权少宠翻天》蓝瑾萱/顾景修全文在线阅读

2020-05-21 19:55:42  来源:灵宝资讯网
    豪门权少宠翻天第14章

    看着那满满一碗素菜,蓝瑾萱面有菜色:“我不喜欢吃蔬菜。”

    “别闹,吃完。”顾景修语气平淡,面上也没什么表情,却莫名的让人感到压力。

    蓝瑾萱只能埋头吃,味同嚼蜡、神色郁郁。

    见她如此乖巧,顾景修眉目柔化,眼底跃上点点笑意,显然很是满意。

    倪一礼却觉得一颗心如同被百蚁啃噬,一把按住蓝瑾萱的手,心疼的说:“瑾萱,不想吃就别吃了。”

    她怎么能听除了他以外的男人的话?

    “你的手,拿开。”狭长的眸子落在那只干净的手上,眸底霎时布满阴冷,顾景修丝毫不掩饰心里的不悦。

    倪一礼竟觉得心底一寒,下意识放开。

    拿过手巾,顾景修仔仔细细的擦拭蓝瑾萱那只被抓过的手,低垂的睫毛如同蒲扇一般密密的遮住他眼底的情绪,即便他一言不发,也让人感觉可怕。

    他生气!

    蓝瑾萱从未如此确认过,有些嗫嚅的说:“我自己来……”

    “别动。”顾景修低沉清冷的嗓音里带着几分不耐烦,似乎她再敢说一个字,就要将她冷冻成冰。

    餐厅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气氛无比的压抑。

    只有韩夜琛像个没事人一样吃吃喝喝,许久才满足的喟叹一声:“老大,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吃饱了?嗯?”话是问句,顾景修看着蓝瑾萱的眼神却分明在说:敢说没有试试?

    蓝瑾萱连连点头:“吃饱了。”

    这种气氛下,就算没吃饱也不能再吃,否则会消化不良!

    “走吧。”顾景修拉着她起身,看都不曾看倪一礼一眼。

    蓝瑾萱不敢违抗他,只好歉然的看向倪一礼:“学长再见。”

    “等一下。”倪一礼想抓住蓝瑾萱的手,却被顾景修隔开,神色不悦的警告。

    “倪先生,注意你的态度。”

    “顾总,该注意态度的是你。”倪一礼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不悦,总是笑意盈然的脸庞没了半分点笑色,“就算你是明轩的朋友,也有点逾矩了吧?”

    “与你何干?”

    没想到顾景修会这般生硬的怼回来,倪一礼一时间竟然被噎住,不上不下的十分难受,许久才气恼的说:“她不想跟你走,你不能强迫她。”

    “是吗?”唇角微微掀起一抹嘲弄的弧度,顾景修垂眸看向身边不言不语的小女人,“你不愿意?”

    “不是……”蓝瑾萱心里对学长充满了愧疚,但她不敢违抗顾景修,近乎祈求的看向倪一礼,“学长,谢谢你的关心,我是自愿的。”

    顾景修冷然的看一眼错愕的倪一礼,拉着她大步离去,神色比之前更加冷凝。

    感受到他的不悦,蓝瑾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生怕惹他不快被赶出去。

    又是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顾景修猛地将她推到在后座上,困在双臂和座椅之间,深邃的眸中布满了冷意。

    生怕他盛怒之下做出什么后悔的事,韩夜琛紧张的劝:“老大,淡定,女人是要用哄的……”

    “滚!”

    “老大,你可千万别对她用暴力,不然以后会后悔的……”

    “韩夜琛,我让你滚!”

    哎,好人难当啊!

    韩夜琛无奈的耸耸肩,转身离去。

    车内,低气压萦绕。

    顾景修死死的盯着蓝瑾萱,咬牙切齿的说:“蓝瑾萱,我说过,不准怕我!”

    蓝瑾萱下意识一哆嗦:“我没有……”

    “你该死的刚才发抖了。”

    蓝瑾萱:……

    “我真有那么可怕?”

    “不是……”

    “那为什么你在别的男人面前谈笑风生,到我面前就是这副受气包的样?”

    “我……”蓝瑾萱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也不想怕顾景修,可这个男人太难以捉摸、让人心生畏惧。

    看见她眼底的为难和抗拒,顾景修的心情恶劣到极点。

    坐起身,他点燃一支烟,猩红色的烟火在指间明灭,映着精致完美的俊脸,竟显出几分落寞来。

    蓝瑾萱整理下有些凌乱的衣服,小心的往车窗的方向靠了靠,想离烟味远一点。

    可车里的空间再大,也十分有限,很快车厢里就充满了烟味。

    她努力忍了很久,终究还是忍不住咳嗽出声。

    顾景修的动作一顿,随即无声的将烟掐灭,打开车窗。

    风吹来,烟味淡去,蓝瑾萱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想了想,她主动向顾景修挪挪,认真的解释:“学长一直很照顾我,爸妈去世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亲戚们要么避而不见,要么说些风凉话,只有他一声不响的帮我料理一切,陪在我身边,给我依靠。我很感激他,把他当成亲哥哥。”

    “他两周前去外地拍戏,我们许久不见。今天导师让我去学校,正巧遇到,便一起吃了饭。”

    顾景修没有说话,脸部冷硬的线条却慢慢柔化。

    许久,他低沉清冽的嗓音才响起:“以后,你需要的一切帮助和依靠,我都会给。他终归是外人,该有的距离还是要有。”

    “我知道了。”蓝瑾萱微微咬着嘴唇,心里有些委屈,却无处诉说。

    不管是在一段真正的婚姻中,还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中,没有资本的那个人都只能被动的接受一切,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关系。

    她不想以后连交朋友的自由都没有。

    就算会被学校发现、甚至开除,从明天开始,她也要去跑龙套,一步步的开始她的事业,直到强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能保护弟弟、守护爸妈留下的房子。

    打定主意,蓝瑾萱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电影城,寻找机会。

    但凡有剧组需要群演,不管多小的角色、多便宜的价格,她都愿意接。

    可是,一连三天过去,她连演死尸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眼看着又要无功而返,她忍不住厚着脸皮拦住一个选角导演:“我很便宜的,为什么不要我?我保证什么角色都没问题,什么苦都能吃。”

    “逗我们玩儿呢?你这一身都抵得上普通人一年的收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