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宝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第二届舞蹈大赛观感

2020-05-21 20:47:27  来源:灵宝资讯网

    整个十一的长假,我基本什么事没干,就呆在家里守着电视了,七场大赛,我只错过了3号那场的前一个小时。应该说是这七场大赛让我的这个假期过得不至于无聊,其实,反过来也可以说正是这次大赛让我这个假

    整个十一的长假,我基本什么事没干,就呆在家里守着电视了,七场大赛,我只错过了3号那场的前一个小时。应该说是这七场大赛让我的这个假期过得不至于无聊,其实,反过来也可以说正是这次大赛让我这个假期过得很无聊为了它我几乎放弃了其他的一切活动。

    整体上而言,我是觉得这一届是要好过上一届的。上一届固然是个很好的开端,但毕竟也存留了太多遗憾。看得出组织们很认真在在吸取上一届的经验教训,所以这一届与上一届相比,确实多了很多看头。比如这一届在竞争的合理性就改善了很多。首先是将业余组单独划了出来,这个东西不像唱歌,专业的业余的区别不大,是个残酷的事业,经过专业训练的和没经过的是完全可以高下立分的,但又可以是一种群众化的活动,而活动嘛,重要的是鼓精神劲儿,所以这样的划分对于参赛者来讲,还是蛮公平的。二是专业组细分了舞种,按舞种进行评比。虽说是要有一个共通的基础的,但不同类别的对技巧与表演程式的标准和规范是不同的,欣赏取向也不一样,好比民族舞重内含,舞讲外开,这可以说是基本矛盾的,不加区分的混在一块儿比,显然也是有失公允的。上一届和国标舞就非常吃亏,最低分基本都是它们,这次各比各的,就不会打击到一批人了。

    但是,不能忘了的是,对于任何比赛,公平合理都只能是相对性的。 尤其是对于央视这样一个中国最大的电视媒体来讲。央视是一介媒体,而不是一个艺术评判机构,这里我想起了我刚说过的另外一句话,套用一下,公平合理对于央视,永远无法站到一个正确的位置,不是被拿来矫枉过正,就是被用来作一种虚情矫饰。应该说央视这次的舞种评比是一次大的进步,也从而成了这届比赛的一个亮点和看点,但如果你转过头来看看这次评委与各个参赛的归类,你也许也会产生这样的怀疑,央视更多的是在把这种进步当一个噱头。这次比赛分五个舞种,民族舞,,当代舞,舞和国标舞。和国标这没什么好讲的。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这个和当代舞怎样来区分?刚开始我是一头雾水的,后来听了张继刚的一番解释倒是明白了很多,意思是指当代舞重在刻画人物形象,并且主要运用“中国传统素材和外来艺术素材所进行的创作和表演,该舞种的作品追求鲜明的艺术形象和丰富的民族审美情趣”(见央视大赛规程);而则重在表达抽象的人物情感,“主要指借鉴了外国动作素材和创作理念所进行的创作和表演,该舞种的作品特别追求突破古典艺术的固定模式,允许家以个性化的眼光观察事物并做抽象的自由表现”。然后是中国民族舞,这次大赛将中国民族民间舞和中国全都归在中国民族舞这一类了,虽然很多人还是觉得应该将中国单独划分出来,但毕竟都是一种以中国民族传统风格和韵味特色为基调的,这样分法也算能接受。

    但这次最混淆不清的,反倒是当代舞和民族舞。先看评委的划分,可就有些乱了。在介绍评委时,朱军还特别讲到赵青是一直致力于中国民族舞剧的发展的,结果赵老师被分作了当代舞评委。周洁一直也是跳民族舞剧的,向<凤鸣歧山><小刀会><半屏山>等,而她出现在一些晚会上,也都是<山妞和模特><梦蝶>这样的民族舞和形象,怎么也该去当民族舞评委了吧,结果也是当代舞。再看看具体作品的归类,那叫一个乱。我第一次打进电话,是说李里的那个<我所呼吸的空气>,从名字到服装到表现方式都是的范畴,为什么划成了舞,后来潘教授解释说这叫摩登,还是应归属的范畴,看<玩偶之家>那天遇到的北现的那个朋友也这么说。但如果真这么较真的话,是不是很多也都该划在的范畴内?别忘了的起源就是反,基础仍是的。另外,在当代舞中排名第三的张志的<清风>,从服装道具风格套路与获民族舞第一的王亚彬的<扇舞丹青>如出一辙,结果一个算作民族,另一个算作当代。比赛过程中,评委刘敏就说了,这次民族舞参赛人太多,所以很多人改报了当代或其他舞种,那是不是也可以换个角度想,是不是因为民族舞竞争太强,于是有人就避其锋芒,而到另一组去参赛以保证一下好的名次呢?也许是我多心了。不过我并不否认清风确实是很好的作品,即使分在民族组里他也能拿很高的名次,至少不会比民族组里同样风格的<风.吟>(武巍锋)差。还有一个就是在中获第二的<两人车站>,我也觉得这个是典型的当代舞作品,结果也是算在里面。但这个舞我没看全(后面一部分因为接电视分神没看成),不好多说。不过我终归是个门外汉,最多只能算个爱好者,也许专家们自有他们的道理,我是没有资格作任何评断的,最多也只能算个一家之言罢了。

    但抛开这些,这届大赛仍是很精彩的。相对几个舞种来讲,我觉得反倒是国标舞部分最有看头,尽管这一舞种得分普遍偏低。这里看到的国标舞,是绝对不同于那些更有名的各种国标大赛上的东西的,那些你看到只有技巧的罗列与比拼,是一项运动,这里的就让它真正回到了“舞”字上。记得上一届中的几个国标舞就特别吸引我,有一个是用的Cellion Dion 的,跳的是一段,好象叫<牵着你的手>,那种爱意缠绵的酸楚味道,随着的节奏荡来漾去,旑旎不尽。这次的参赛作品基本上更是将这一手法贯彻到底,几乎所有的参赛作品都有了情节,更重要的是情感,这相对于冷冰冰的技巧评比为主的比赛显然更能抓住我的眼睛。获第一的<记忆>我倒没什么印象了,记得是获第二的<斗士情>,先是男演员拖着重重的一块红布缓缓上台,音乐响起,演员开始律动,如牛状的红布里突然滚出一个红衣的女子来,然后继续,这样的开场,恐怕国标大赛里是根本看不到的吧。

    当然对大赛是更多期待的还是,因为平常是很少能看到这类作品的。但老实说这次的倒可以说乏善可陈,一些期待中的作品并没有出现,比如吴珍燕的<也许是要飞翔>,<伞>等,据说北现的人是比较抑制这种比赛的。有8个作品参赛,好几个作品似乎是为了现代而现代的。费波的<我心中的花儿开了>我觉得是开了个好头,也可能是因为8个作品中它最好懂吧。真正给我留下深深印象的却只有武汉的张强跳的<自白>,广州王迪的<吾爱无声>和最后得第一的姜洋的<随风而逝>。看<随风而逝>时,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看着看着我自己坐在家里的地板上就开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但总觉得是那种总能给你一些期待之外的东西的艺术,这次的8个作品的表达却基本都在意料之中,因此少了些惊喜。倒是王迪的<吾爱无声>中手语的运用多了些新鲜感,但也正因为这样倒让它显得有些直白了,少了些跨越表面之外的想象空间。

    这次总共只有6个作品,结果金银铜奖全让辽芭拿走了,这下他们是大大地露了一回脸了。尤其是得第一的吕萌,首先形象上就先迷倒了一大片,技术上就更甭提了。如果我没记错,这次特技比赛中只有两人得满分,一个是邱辉(此人可算是界的一面旗帜了,就不用多说了),而另一个就是这个吕萌。当时评论席上的潘教授简直有些喜不自胜了,连连说道这个选手的旋转,就先不说他的速度与数量了,而是简直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后来朱军又煽情一把,说道吕萌参赛时正发着39度多的高烧。不说别的了,向吕萌致敬!

    当代舞好象就是专门为总政而设的。邱辉领衔的<穿越>理所当然地成了冠军,99.95分,全部比赛中的最高分。他的赢毫无争议,但其实这样的作品我并不喜欢,同类题材的我更喜欢建国五十周年晚会上由邱辉孙育鹏夏小虎他们五人跳的那个<勇士>,一面红旗下是真正五个有血有肉的勇士形象,而不象大多数的总政同题材作品那么假大空。我其实是希望刘辉能得第一的,他的<那场雪>飘逸灵动而隽永,刘辉的技术也绝不在邱辉之下。但我想总政是不会让刘辉的个人作品得第一的。但当代舞倒真是个靠技术说话的。 排名靠前的几个作品表演者都技艺非凡。小品演员大胖子李琦这次出人意料地以编舞者的身份出现在比赛中,只是像他编的<五彩缤纷>以及上海那个团的<自由风格>这种既没有多少技巧抓人又没有多少意境可言的东西也就只能一边自由去了,排名垫底也不意外。

    民族舞可谓中国的一个特色舞种了吧。这也是个拼技巧的舞种。第一名的<扇舞丹青>就不说了,但我总觉得少了原来那些电视画面,这个好象显得单薄了许多,看来作品的电视化也不是可以一笔抹煞的啊。惊喜来自于选送的刘岩的<胭脂扣>,单看名字就给人很多联想,选用的是<花样年华>和<葬心>的音乐,非常切主题给人设定的情境想象范围。这是一部真正刻画化合物形象的作品,从人物开始的放浪风情与最后的黯淡凄惋,表演者都把它融进了骨子里通过按需肢体的律动伸展了出来。的结束,旧式唱机里放着“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的无奈声调,表演者头向后仰,将整个身体变成一个横断面,一只伸开的手臂上一只小坤包无主无助地晃荡,也从而成就了观赏者心目中对一个旧时代烟花女子的命运断想。在这个民族风格的里,我觉得表演者是运用了不少语言和技巧的,刘岩腿上的功夫显然很不一般。结束我完全是不由自主地在电视机前鼓起了掌来,但结果这个得分并不高,最后排名民族组第六。民族舞里另一个我喜欢的作品是民大的刘福洋和万马尖措的<出走>,这个作品也是突破了传统印象中蒙古舞的表现习惯,而是赋予了这种风情画风格的形式更多的情节内容与情感生命,表现了兄弟俩人从最初的弃家出走时的挣扎到最后再次回归时的水土深情表现的曲折跌宕,配上腾格尔的那首<天堂>,更有了一种苍凉的气势和荡气回肠的气魄。这种作品,大概就是水晶所说的用技巧支撑起思想的作品吧。

    在这次大赛的场外评论席上,我好象是第一次觉得周涛不是那么煽情的讨厌了。评论中,周涛说了这样一句话,说这次的大赛赶上国际水平了。这句话是不是有些托大我不敢说,但我觉得它至少是给全国的观众上了标准的一课,竖立了一种典范。当脱离了一般群众娱乐活动的范畴而上升到一种艺术作品时,应该表现什么,应该如何表现,两届大赛中,细心的观众不难找到些答案。记得当初在学校里被学生会赶鸭子上架自编自演了第一个<深深深>,竟一举在学校成了名,那时跳舞好象就是为了出风头,直到后来真正钻了进去,才发现自己从前跳的舞完全是瞎胡闹。绝不仅仅是一些漂亮新奇整齐的动作集合,也不是玩几个所谓的高难动作赢得喝采,而是一种表达手段,表达一定的思想情感与生活体验,而这种表达又不是生活的全真再现,而是被放大化,节奏化,韵律化且抽象化了的。思想和情感是让一个真正成为作品而不是一项类似于体育项目的活动的根本。也许只适合那种情感细腻善于内省的人吧,它需要你静下心来去体会一种情感,一段故事,找到其中韵的线索,然后串成一段肢体的画面构成,烘托出一个思想理解的境和场,然后在之外的地方,舞者与观者之间达到一种共同的鸣和,也许,这才是吧。于是我理解了为什么艺术体操,杂技,国标,花样滑冰,都有着的形式,却都不是,只因为那里面技巧是第一的,而表达是居次的。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爱跳舞,但却搞不了,那是因为跳舞是娱乐的,而是艺术的。好的作品都是首先有境界的,然后再有适当充分的技巧手段将这种境界撑到淋漓尽致的极处,那才是吧。

    相对于作品的精彩纷呈,这次的素质考核也深得我心,没有搞得像歌手大赛那样没边没沿的,而是紧紧围绕着艺术这一主题,并且和联系得很紧。本来嘛,术业有专攻,你非要让一个舞演员来讲一讲钢铁的炼造程序,有意义吗?有句话叫“门门通样样松”,我们不否认有全材的存在,可那些只存在于我们的惊喜范围,不能拿来要求大多数人。不过历来艺术比赛的五月素质考核总是一个能让演员出丑观众开心电视台赚得收视率的法宝。比如这次大赛,最搞笑的恐怕得属让跳<咱爸咱妈>中的大胡子演员模仿印度舞中“美丽的少女”在“月光下”“小河边”“想念情郞”了。其实后来还有个男演员被要求即兴表演纯情少女,那个表现倒是不错的。我曾经问过一个北舞的朋友,他说他们学有时其实是不分性别的,但对普通观众来讲,这总是个好玩的东西。上一届的素质考试好象都有考虑演员本身的舞种限制的,而这一届就完全没有这种考虑,尽是些演员被要求学民族舞,国标舞女演员模仿潘冬子什么的。不过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演员有时沦落成了技巧的奴隶,而对的个人主动性不够,离开了作品本身,就有些不知所措了,比如有几个演员被要求用表现生活情境,都只是单纯的模仿生活中的动作,而忘了他首先是个演员。也许演员是太紧张了吧。不过央视的目的就是要让演员出丑,这样才有看头。而且央视绝对是要将作秀进行到底了,不仅没放过选手们,评委们也没跑脱。山翀朱良津周洁都被要求现场给选手出题模仿,而这些大师们显然有些措手不及,像周洁就一下子跳了那么长一段。这样做合不合理规不规范暂且不说了,但至少又会是个看点了,央视的收视率又得涨几个百分点吧。

    大赛中花絮也是同样精彩的。专业组倒数第二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的伍晶晶和莫松的<老伴>。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了,女演员怎么用一只手去提裤子了?刚开始还以为是情节的安排,可过了一会儿,她的裤子就从腰间滑了下来,连内裤都露出来了。好一个伍晶晶,她的脸上却仍然是情节里的表情,只是赶忙用一只手揪住裤子,只在她转到舞台后方时才赶紧系裤子,只到后来实在不行了,摄影师把镜头挪开,她才赶紧下场把裤子系好重新上台,脸上仍是不带一丝沮丧或懊恼,仍是一副毗牙咧嘴的开心老太形象直到完成。这个作品得分自然是高不了,可我要说,伍晶晶,我向你致敬!

    在这次电视大赛之前,大概是4月份吧,央视还搞了一次电视大赛,是一次将相当于MTV的TV评比,不过央视处理得非常低调,几乎没有任何宣传,只在CCTV-3的世界里作了一期专题。那里面有许多获奖的作品,像扇舞丹青,清风,穿越,出走等这次又参加了电视大赛。但还有些作品像<无声的战友>,谷亮亮的<太阳鸟>以及前面提到的吴珍燕的两个作品都没出现,些些有丝遗憾。但好在这次还有<胭脂扣>,有<随风而逝>,有<那场雪>,有那些国标舞,有吕萌的技巧,等等。两届大赛都是在国庆的节日里举行,从而使得这个节日成了我心目中真正的节日。我期待着下一个节日的到来。